關於部落格
美台灣
  • 316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野性

童年。









我的好朋友Linda,

她是一位黑人,來自非洲。


無意間認識她,

我就愛上她了。


一股莫名的親切感,

聊天,不用找話題。


外國人,我算是認識不少,

但是我最喜歡Linda。


她沒有架子,沒有距離,

完完全全的,

我真覺得她就像台灣人。


我不想去上課,

她會借我筆記,

樂意地借我。


我喜歡她。









ILT的時候,

和很多原住民成為朋友,

他們常常會問我:「祐慈,請問你是原住民嗎?」

我回答:「不是耶!怎麼這樣問?我太黑嗎?」

往往得到相同的答案:「不知道,感覺耶。」







偶然,

最近這偶然越來越多了,

童年的記憶常常在腦中播放,

像一張張照片。





在南非,

曾經抓老鼠給貓貓吃,瞪大眼睛看著我的阿黑玩弄老鼠最後吃掉牠;

曾經用力的踩小強並且觀賞它的汁液;

曾經在工廠的後院看到有虎頭蜂窩;

曾經出去玩的路上看到「小心犀牛」的警告標示;

曾經看到有人騎馬從我家後院經過;

曾經和媽媽一起種玉蜀黍;

曾經抬頭望著天空思考到底天有多高

......好多的曾經,在腦中放映著。


熟悉,又陌生。





我知道,將近20個年頭過去,

這些能力都消失了。


我害怕小強,

我害怕殺戮的場面,

我的家沒有地方種玉蜀黍,甚至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裡。


有一天,

爸爸牽著我的手告訴我:「祐慈,咱要回去台灣阿。」

我問:「是安怎?」

爸爸回答:「因為台灣是咱的厝。」


就這樣,一家人又移民回來了。











野性,

是一種天性,

藏在骨頭和血液裡面,

就像是回憶。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